当前位置: 新闻中心 -> 案件快报

乘坐出租车发生交通事故,乘客未系安全带是否应当承担责任成判决焦点

  发布时间:2018-01-04 09:13:51


    乘坐出租车发生交通事故,乘客系或未系安全带成为划分责任的主要依据和此案争议焦点,公安机关对此如何出具事故责任认定书,法官该如何划分双方应承担责任?

    现在法庭宣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安全法》第五十一条的规定:“机动车行驶时,驾驶人、乘坐人员应当按规定使用安全带。”《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二十条规定:“当事人双方都违反合同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虽然刘某在交通事故中没有责任,但其作为取得了道路旅客运输驾驶员资格的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该熟知关于道路安全的相关法律规定,由于其没有按照规定系安全带,在运输合同关系中自身也存在一定过错,对其死亡后果也应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综合过错程度,刘某应承担20%的责任,被告刘某某承担80%的赔偿责任为宜。

    2015年11月29日,刘某像往常一样出门,寒风刺骨,他蜷缩着身子,裹紧了大衣,立在路边,伸手随机叫了一台出租车,谁也不会想到,这次偶然的打车,竟也成为他有生以来的最后一次。

    行驶中,刘某乘坐的出租车与相向行驶的车辆发生碰撞,刘某受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刘某家属得知其不幸死亡的噩耗,拿着公安交警部门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一纸诉状将出租车所有人刘某某诉至法院。

    受理此案的法官是近年来多次获得全省法院“办案标兵”荣誉称号的民二庭庭长郭红波。

    拥有多年审判经验的她,对案件细节十分“敏感”。她反复翻阅卷宗、查看了原告起诉状和被告答辩状,认真研究双方争议焦点和公安机关出具的事故责任认定书。

    深夜的居民楼静悄悄,四周的住户都熄灯了,她家的灯却一直亮着,一直亮到第二天天亮。

    次日8时30分,原、被告双方接到法官电话焦急地赶到了法院,郭庭长屋里已经坐满了当事人,不知道等到什么时侯,原告打断了屋里其他当事人的询问,开门见山地说起了诉求。

    “请法官为我们主持公道,作为刘某的家属我们有权追究刘某某的责任。”原告手里握着牡丹江市公安交警支队爱民大队出具的责任认定书,激动的说。

    “放心吧,法官的职责就是秉公执法、维护公平正义,我作为一名老法官,不会偏袒任何一方,请你们相信法官审理案件重证据,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郭庭长尽力安抚原告情绪。

    这是本案法官第一次与双方当事人见面,下一次就是在法庭上了。

    “现在开庭,请审判员入庭。”郭庭长迈着稳健的步伐走进审判庭。

     每年要像这样走进法庭多少次,郭红波庭长已经记不清了,每次开庭她都像重新走一遍人生路一样,这无数次的开庭、休庭、再开庭、宣判包含了她所有的青春与心血。“每次穿上法袍,举起法槌,我感觉又像回到了年轻时侯,我第一次当法官开庭时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时我刚二十多岁,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二十多年的审判经验是在这反复开庭中积累出来的。”郭庭长目光坚定地说。

     庭审中,原告陈述道“刘某乘坐被告刘某某所有的出租车,双方签订的出租车运输合同成立并生效。被告应依约将刘某安全送到约定的地点。在运输过程中,被告刘某某的出租车与卢某驾驶的车辆发生碰撞,致使刘某经抢救无效死亡,其行为构成违约。”

    被告辩论道“刘某有重大过失,承运人不承担损坏赔偿责任。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五十一条规定,机动车行驶时,驾驶人、乘坐人员应当按规定使用安全带。本案中的刘某本人也是出租车驾驶员,具有出租车从业资格证书,所以,系安全带更应当是明知的。由于刘某违反法律的强制性规定,没有系安全带的重大过失导致其死亡。被告提交的车辆照片中目前显示安全带的位置还是完好无损的,不存在严重变形、断裂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三百零二条规定,旅客的重大过失承运人是免赔的,由于刘某存在重大过失,承运人不应当存在赔偿责任,更谈不上是被告承担了。”

     原、被告双方各执一词,争论不下。

    “现在争论的焦点问题是刘某在乘车时是否系安全带,其是否存在重大过失,对其死亡是否应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对于焦点问题我们双方是不是没有争议?”郭庭长总结道。

    “没有。”原告说。

    “没有。”被告回答。

    “现在进行法庭调查,举证、质证环节。请原、被告双方分别向法庭出示证据,由法警传递证据。”法官说道。

     经过法庭调查、法庭辩论等环节,法官当庭宣判:对于刘某是否系安全带,在交警部门的记录中没有刘某是否系安全带的记载,亦没有相关的鉴定部门可以进行鉴定。但通过报案人齐某及司机卢某及第三人马某在交警部门的询问笔录中可以证实刘某在发生事故被发现时是在车外,而且法医尸检报告照片中身体部位也没有体现被安全带勒的痕迹。第三人马某因系了安全带,虽受伤但未造成死亡后果。综合客观事实和生活常识进行推定,在事故发生时刘某应没有系安全带。关于原告诉请的各项赔偿费用:一、医疗费1 878.25元,有医疗票据为凭,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保护;二、死亡赔偿金452 180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保护;三、丧葬费 22 018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保护;四、被抚养人生活费16 467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保护;被扶养人生活费54 890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保护;五、殡仪服务费1050元,系刘某亲属办理丧葬事宜发生的合理费用,本院予以保护。以上合计548 483.25元,被告刘某某应承担80%为438 786.60元。

    法官提示:机动车行驶时,驾驶人、乘坐人员应当按规定使用安全带。当事人双方都违反合同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虽然刘某在交通事故中没有责任,但其作为取得了道路旅客运输驾驶员资格的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该熟知关于道路安全的相关法律规定,由于其没有按照规定系安全带,在运输合同关系中自身也存在一定过错,对其死亡后果也应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