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审判实务 -> 案例研讨

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应适用《侵权责任法》的规定确定损害赔偿项目和标准

——李某诉牡丹江某医院医疗损害赔偿案

  发布时间:2013-08-29 15:18:07


    一、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一审判决书: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人民法院(2011)爱民初字第326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医疗损害赔偿纠纷

    3、当事人

    原告:李某    

    被告:牡丹江某医院

    二、基本案情

    2010年8月25日,原告李某到被告牡丹江某医院就诊,被诊断为“胸11-12椎管内占位”,8月26日,原告在全麻下行“后路切开,椎板减压,肿物切除,椎弓根钉内固定术”。原告全麻清醒后自脐以下双侧肢体感觉及运动丧失。2011年1月19日,牡丹江市医学会受牡丹江林业管理局卫生处委托作出牡医鉴【2011】001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结论为“本案例属于二级乙等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2011年4月26日,牡丹江市回民医院司法鉴定所受原告丈夫赵某的委托作出牡回鉴【2011】临鉴字第3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结论为“被鉴定人李某伤残等级二级,误工时间6 000日,营养时限30日,伤残保护期内需1人护理,治疗终结时间为1.5年,护理依赖程度为大部分护理依赖,需轮椅辅助、费用为800元、每10年更换一次,属于完全丧失劳动能力。”原告支付司法鉴定费4 510元。原告在被告医院支付医疗费21 139元。原告及其丈夫赵某于2011年3月7日、3月13日、7月7日分别从被告处借出10 000元、50 000元、18 000元,计78 000元。

  另查明,原告李某在住院期间由其丈夫赵某护理,原告称赵某系出租车司机,每月工资1 500元至2 000元,但未提供护理人员误工证明,被告对护理人员工资无异议。现原告母亲吕某73周岁、父亲李某某74周岁,吕某与李某某共育有二名子女。原告之子赵某某9周岁。

    被告林业医院称:本案经过医疗事故鉴定,请求法院按照医疗事故鉴定意见依法裁决。

    审理中,原告为支持其主张,向法庭举示牡丹江市医学会于2011年1月19日作出的【2011】牡医鉴001号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牡丹江市回民医院司法鉴定所于2011年4月26日作出的牡回鉴(2011)临鉴字37号司法鉴定意见书及鉴定费票据、原告儿子户口复印件一份、户籍证明信一份及身份证复印件二份,被告出具的医疗费票据18张及押金票据为证据。

    被告林业医院为支持其主张,向法庭举示牡丹江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复印件一份、病历一份、原告及其丈夫出具的借条78 000元复印件三份为证据。

    三、案件焦点

    被告对原告的损害后果是否应当承担全部赔偿责任,被告应承担赔偿责任的比例是多少;原告诉请的各项赔偿费用是否合法合理。

    四、法院裁判要旨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因病到被告医院就诊,原、被告之间的医患关系成立。被告应按诊疗规范对原告积极进行救治。原告在被告医院实施手术后自脐下双侧肢体感觉及运动丧失,经牡丹江市医学会医疗事故鉴定,认定“医方诊断明确,手术方式选择适当;术前准备不充分,无双下肢肌电图,术前告之不详,未告之截瘫;术中大出血,手术记录出血部位不详细;明胶海绵压迫出血部位不清楚;患者麻醉清醒后发现完全截瘫与手术操作不当有关;医方诊疗行为与患者出现的结果有因果关系,属医疗事故,医方承担主要责任”,说明被告对原告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应承担赔偿责任。鉴于本案发生在《侵权责任法》实施之后,根据新法优于旧法的法律适用原则,应当适用《侵权责任法》的规定,但由于原告举示的司法鉴定未对因果关系及被告过错程度作出认定,本院无法以此来确定被告的责任比例,现原、被告对牡丹江市医学会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均没有异议,故本院根据医疗事故鉴定认定原告的损害后果与被告的诊疗行为存在因果关系,结合本案案情,被告承担80%的主要赔偿责任。

    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爱民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若干问题的通知》第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第二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第二款、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一、被告牡丹江某医院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李某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残疾赔偿金、住院伙食补助费、交通费、营养费、残疾辅助器具费,计898 297.55元的80%即718 638.04元;

    二、被告牡丹江某医院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李某精神损害抚慰金30 000元、鉴定费4 510元;

    三、驳回原告李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五、法官后语

    本案发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实施之后,应当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实施前,在司法实践中,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在赔偿标准方面存在二元化的弊端,2003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参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审理医疗纠纷民事案件的通知》第一条规定:“条例施行后发生的医疗事故引起的医疗赔偿纠纷,诉到法院的,参照条例的有关规定办理;因医疗事故以外的原因引起的其他医疗赔偿纠纷,适用民法通则的规定。”故实践中常见医方过错较重,患者损失较大,但因鉴定为医疗事故,适用国务院《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规定,赔偿额较低;另一方面医方过错较轻,患者损失较小,不能构成医疗事故,但有医疗过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赔偿额反而更高。这种二元化的法律适用对法律的公平性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且对国家法制的统一有所伤害。

    《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不再对医疗损害赔偿范围和标准作特别规定,不再区分医疗事故与非医疗事故,解决了司法实践中赔偿标准二元化的弊端,是法制发展进步的体现。本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新规定,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之赔偿标准作出裁判,确保患者所获赔偿数额更加合理,更符实体公正。

  另,国务院《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赔偿项目中并无对营养费、死亡赔偿金的规定,故以往审理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一般不支持营养费及死亡赔偿金的诉讼请求,本案适用新法规定,根据鉴定意见,对原告主张的营养费部分予以了支持。


关闭窗口